诶嘿

Forever♡

#被编剧逼到自己产粮系列#
*剧版设定+私设
*对剧版进行一定改编预警,小澜孩并没有死而是和镇魂灯同生了。
其实剧版并没有看得太懂而且因为是be也不想很深入地研究但还是被虐哭了因为在我看来那个赌注根本就不可能赢啊喂(*꒦ິ⌓꒦ີ)(*꒦ິ⌓꒦ີ)而且巍巍不可能丢下澜澜不管的所以就有了这篇文。追了那么久的cp是个be什么的我才不相信咧!!!!!(╯‵□′)╯︵┴─┴
以下正文↓
★★★★★★★★★★★★★★★★★★
★★★★★★★★★★★★★★★★★★
     赵云澜知道那天会到来,只不过没想到那么快。
     那天清晨阳光正好,从抽出嫩叶的树林间斑驳地撒在地上。鸟儿们叽叽喳喳地鸣叫着,透露出从所未有的兴奋。叫卖早点的声音和早餐的鲜香随即飘入各家各户。是以往早晨的龙城,宁静却又鲜活美好。
     可是在这一间凌乱的屋子里却依旧透露出沉睡的气息。埋在各种衣服被子里的卷毛没有一丝苏醒的预兆,就好像仍要沉睡一万年一样。是赵云澜。
     最近特调处刚解决了一项棘手的案子,通宵了好几天的赵云澜终于找到了时间休息,二话不说就请假回家睡上了大觉。他曾扬言说这次谁敢来打搅他睡觉他就扣ta一年的工资,而且还要包揽特调处一年的卫生。
     特调处众人:...........
     至于为什么赵云澜没有死,那是因为关于镇魂灯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镇魂灯对于有勇气用自己的生命提供养料的人是有选择的,也就是说镇魂灯一旦选择了那个人,那个人就将与镇魂灯共生死,镇魂灯不灭,那个人的生命也不会停止,而是永远地停留在被选择的那一刻。
     于是赵云澜就获得了一个长生不老之身。
     他从太平间起来回到特调处的时候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正好小郭正在与林静研究怎样改良自己的电棒,于是林静变成了一个印度阿三。
     林静:我f...佛慈悲。
    【koko】赵云澜的门被敲响了。
    【.......】卷毛纹丝不动。
    【......koko】隔了两分钟房门再次被敲响。
    【.......】卷毛纹丝不动。
    【.......koko】这次间隔了四分钟。
    【............................】卷毛纹丝不动。
     ......................二十分钟后。
    【koko】敲门声再次响起。
     这次的卷毛动了,不仅动了,还炸了。
    【谁啊一大清早扰人清梦的老子不是说过】话到这里戛然而止。
     映入眼帘的是那双熟悉的如贝加尔湖般的眼眸,熟悉的金丝眼镜,熟悉的浅(nv)绿(you)色风衣,和那一抹熟悉的笑。
    【云澜。】他笑。
     迈开长腿进了门,环顾四周还是曾经的熟悉的乱糟糟的赵云澜的家,泡面盒成堆地叠在一旁散发出恶臭。
    【......】什么话都没说,把带着新鲜食材的袋子和另一只包装精美的袋子放在餐桌上仅存的一点干净地方,挽起风衣的衣袖,雪白纤长的手指有条不紊地收拾起餐桌。
     熟练地仿佛已经做过成千上万次。
     正收拾到一半, 背部蓦地一沉,腰间出现了两条手臂牢牢地把他栓在了自己的身上,好像要永远永远不与他分开。
    【沈巍?】
    【嗯?】
    【这是在做梦,对吗?】
    【不是。】他转过身,眼里是浓浓的心疼和思念【我回来了,赵云澜。】
    【嗯。】卷毛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头也不抬【那再让我抱一会。】沈巍感觉到衣服湿了。
    【好。】他抚上他的头,把凌乱的短发理顺了,就好像在安抚他寂寞许久的心。
************************************************   
    【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赵云澜躺在沙发上,看着沈巍在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喃喃出声。
    【不相信什么?】厨房里飘来鸡汤的香气。
    【你真的回来了。】话还没说完赵云澜就已经挪到了沈巍身边,再次搂住了他的腰。
    【是啊,我赌赢了。】沈巍的声音带了一点笑意。
    【所以现在听话,别搂着我了,我们吃饭去。】以后有的是时间。
    【好吧。】赵云澜又变成了那副幼稚的模样,一步三回头地坐到收拾干净的餐桌旁,眼巴巴地等着沈巍端菜开饭。
     可是吃饭的时候赵云澜也不老实,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沈巍。沈巍低着头躲避着赵云澜炽热的目光,却终于在耳朵红透了的时候抬起了头。
    【鸡汤不好吃吗?】声音带着询问和恳求。
    【好吃,但我想再看看你。】赵云澜直接忽略了沈巍语气中的恳求,依旧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生怕这是一场大梦。
    【那就吃这个吧。】沈巍躲避了眼神的接触,他怕再看下去他就会忍不住扑上去抱住他的云澜,狠狠地亲吻他,用身体告诉他他究竟有多么想他,多么爱他。
     可是他没有,他只是打开了那个包装精美的袋子,拿出了那个他亲手制作的棒棒糖蛋糕。把它摆在桌上,推到赵云澜面前:【生日快乐,云澜。】
     这下赵云澜的目光终于被吸引了,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是我生日!】
    【嗯,】又是宠溺的笑容【许个愿吧。】蛋糕上已经插好了蜡烛。
    【en....】那双明亮的眼眸再次望向沈巍,望进他的心,是他的心泛起涟漪【我希望这不是一场梦。】
     没想到会是这个愿望,沈巍愣了下,终于再也掩盖不了任何的心绪和爱意,炙热的目光也直直的看向赵云澜,那个他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的赵云澜。
    【这不是梦,云澜。】
    【我想你了,所以我回来了。】
    【...】终于,那自从沈巍离开后再也没出现过的笑颜再次绽放了【那我们吃蛋糕吧。】
************************************************
     直到沈巍洗好碗拿着本书在赵云澜身边重新坐下时,赵云澜才相信这真的不是梦。
    【所以黑老哥,可以给我解释下,你是怎么回来的吗?】赵云澜在沙发上躺下,大大咧咧地把头枕在了沈巍的腿上。意外的,沈巍没躲,反而乖巧地坐着以免他感到不舒服,耳朵却红的像要滴血。
    【我想你了,就回来了。】
    【那地星怎么办?】赵云澜却一副要刨根问题的样子。
    【地星我交给夜尊了,他伤害了地星那么多条无辜的人命,是时候让他自己以行动来赎罪了。】
    【还有,我不再是黑袍使了。】
    【现在地星只有一个白袍使。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地星人,也只是特调处特级顾问,沈巍。】
     在赵云澜因为觉得不可思议而瞪大的眼睛里,沈巍笑的一如万年前一般纯净。
    【我回来了,云澜。】
    【再也不会离开了。】
    【.......】沈巍的腰又再次被牢牢抱住了。【那你的生命?】
    【云澜...】沈巍的眼里有着一丝深深的痛苦【云澜,我无能为力。】
    【我也想要如普通人一般短暂的生命,可是.......】书本被扔掉了,沈巍的手温柔却坚定地抱住了赵云澜【我发誓,不论你经过多少次轮回转世,我都会找到你,再也不放手。】
    【然后在我死后一个人悲伤痛苦再开始不断地寻找么?】赵云澜的声音里有着一份明显的愤怒。
    【沈巍,你这样让我很心痛,你知不知道?】
    【云澜,这...】沈巍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急着想哄赵云澜别生气,却被牢牢抱住手脚,不敢动弹分毫。
     他都想好要自己承担一切痛苦了,怎么还能让赵云澜为自己生气伤心?殊不知正是这样的想法,才让赵云澜真正感到心疼。
    【还好...】毛茸茸的头抬了起来,入眼竟是赵云澜明媚的笑容【还好我和镇魂灯共生死,现在也没人想抢镇魂灯了,这岂不是皆大欢喜?】
     这下轮到沈巍惊喜了,赵云澜眼睁睁地看着大美人在自己面前红了眼眶,立刻手忙脚乱起来【别、别哭呀小魏...你看我不是好好地么... 哭了就不好看了...别哭了......】
     听到这句话沈巍终于把那摇摇欲坠的眼泪硬生生憋了回去。【云澜,我...】
    【嘘,你先别说话。】赵云澜一改之前的不正经,严肃的不像赵云澜。【我其实还有一个生日愿望。只有你能帮我实现。】
    【跟我在一起,好吗?然后别再离开我了。】
    【好。我答应你。】沈巍的眼中满满都是赵云澜。
     曾经经历过什么彼此间隐瞒过什么都不再重要了,那些如烟的往事就让它随风而散吧,他们,昆仑君和小鬼王,赵云澜和沈巍,还有许许多多的未来,许许多多要经历和遇见的人和事。只不过他们会牢牢握住彼此的手,再也不放开。他们,永永远远地在一起了。

FIN★
啊了却自己的心愿真爽O(≧▽≦)O
巍巍和小澜孩永远永远在一起了嘿嘿嘿这就是所谓的百年好合永结同心✧*。٩(ˊωˋ*)و✧*。